他說:不要怕,我不是鬼,我是人,閻王送我回來的

0
177

他說:不要怕,我不是鬼,我是人,閻王送我回來的
紹雲老和尚

佛法傳到中國來,唐、宋大興的時期,多少文人、偉人在宗門下這個法門上得到了大的利益。到明朝時期就出現了一千七百公案。

宗門下這一法是直接了透、最上乘的法。如果你過去真的有個深厚的善根,在這個法門上也修行過,你這一世遇到了,一修行,過去的善根就浮起來了。你的感受馬上就和人家不一樣。

「出凡聖路學」又是什麼意思呢?我們看這個話頭,目的就是了生脫死、成佛作祖。你找到念佛是誰的這個人了,那就明心見性了。

見性就成佛了,你還要學什麼聖人、凡人啊?你再搞聖凡,不是頭上安頭嗎?這就是出凡聖路學。

不要講我想成佛、我想如何,那都是妄想。心性一見到,本有自性裡面萬德莊嚴、神通妙用都具足了,不要你求。

還有的說:我們這個坐香,也不念佛、也不拜佛,坐在這裡,看上話頭還能用上功夫,看不上話頭就在打妄想,這還有什麼功德?那意思就是我們在這裡衝盹打呼。

其實不然,為什麼這樣講?一切的祖師和聖人,都是從我們凡夫一步一步升上去的。

《妙法蓮華經》講:若人靜坐一須臾,勝造恆沙七寶塔,寶塔終究化為塵,一念淨心成正覺。這四句偈子告訴我們:我們這一念清淨心是何等的寶貴,何等的重要。

我講一個高旻寺老寺志上記載的一件事情。過去,高旻寺附近有一個人開豆腐店,經常跑到廟里賣豆腐。有一次把豆腐賣給高旻寺後,知客師講:吃飯時間到了,你吃過飯再走。

他說:好。吃完飯後,看到和尚們一起往堂里走,吃過飯坐午板香。他感到好奇,就跑去看看。

知客問他:「你要不要進去坐香?」他說:「我不敢進去。」知客說:「給你件長褂子,你進去。」給了他一件長褂子,他就進去了,跟著大家跑、坐,大家喝茶,他也跟著喝茶。

午板香也不講開示,大家坐,他也就坐了。大家不敢作聲,他更不敢作聲。打三板止靜以後,他的心也漸漸靜下來了。靜下來以後,他在外面賣豆腐,有人家欠他的豆腐帳,十多年前的豆腐帳都想起來了。

心裡想:「哎呀,怪不得這些和尚到這裡坐著不吭氣,這個事了不起,我就坐了一下,十幾年前的豆腐帳都想起來了。」

平常心裡妄想翻騰不息,他哪裡記得呢?就這樣子他坐了一支香回家了。這個人吃肉、喝酒,到冬天里又殺豬、又打狗,什麼事都乾。

過了兩年,他得疾病死了。帶到了閻王殿,判官把他的審案簿拿過來一看說:「這個人沒幹什麼善事,又殺豬、又喝酒、又打狗。」

閻王說:「那就讓他投狗去。」

正要把狗皮往他身上披的時候,判官又說:「慢、慢,我這裡查到,某年某月某日,他在高旻寺還坐過一支香。」

閻王講:「哦,他還坐了一枝香,那這個功德了不起啊,還要給他增加一紀的壽命(一紀是12年)。」他們在堂上講,他跪在地上聽得清清楚楚。

就把他送回陽間了,回來時已經死過2天了,再不回來就要把他出殯埋起來了,過去是土葬。一回來他從棺材里爬出來,家裡人嚇死了。

他說:不要怕,我不是鬼,我是人,閻王送我回來的。

他把這個經過一講,說那天我是看熱鬧的,知客師喊我吃飯,我就吃飯。看我不敢進去,給了我件長褂子我就到裡面去了,我十幾年的豆腐帳都想起來了,這一次,還把我的狗身脫掉了。

他說:乖乖,這個坐香的功德不得了啊。

可想而知,他就一枝香的時間坐在那裡,他哪曉得用什麼功。他只曉得不敢動、不能出聲。人家不講話他敢講話嗎?就是不動、不講話、不出聲,就這一個功德。

因為這叫選佛場,你在選佛場坐一枝香,這個功德還得了嗎?你種了將來成佛的因啊,所以你不要認為你坐這裡話頭看不上,老是打妄想,不打妄想就衝瞌睡,甚至還想著這樣子沒有什麼意義。

就從高旻寺這個賣豆腐人的事情看,他是看熱鬧的,也不曉得用功,不但把豆腐帳想起了,還把他的狗身脫掉了。回來以後,他真吃素修行了,最後念佛往生了。高旻寺老寺志上面有這個記載。

實際上,就在這個堂中坐一坐都有好大的功德。

為什麼講呢,因為我們中間供的是佛像,佛的功德好大啊。你圍繞佛像轉一圈也會得到一點功德,這個功德不是你自己能幹,是因為你對佛敬仰,沾佛的光帶一點功德。

所以我們不要認為我用不上功,我在這裡腿都疼死了,電話不斷來、又是這個事、又是那個事,心裡就會癢癢的了。我和你講,你只要在這裡就是天天打妄想、天天打瞌睡,你的福德因緣天天在增長。

為什麼呢,這是選佛場、是般若堂,大家薰修的力量帶著你,只是你不知道。我們早課講:大眾薰修希勝進,十地頓超無難事。

況且我們這麼多人在共同薰修,就這個氣氛,你都感受到不可思議的功德。所以我們不要輕視自己,也不要認為這樣用不上功,認為沒有功德、沒有利益,那你就認識錯了。

轉載

評論

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