印光大師教念觀世音,明道法師女兒失明的雙眼,不到一個月,眼睛痊癒

0
880

印光大師教念觀世音,明道法師女兒失明的雙眼,不到一個月,眼睛痊癒

浙江嘉興,革命黨人戚則周,與同鄉范古農居士一起參加了革命黨,後來皈依佛教。民國六年,北洋軍閥勢力進入浙江,時局日益動盪,他們脫離政治活動,開始研究佛學。戚居士曾任四縣縣長,本來不信佛,後來得了胃病,吃什麼藥都無效,一位著名的西醫勸他多吃雞汁,說胃病就會好。哪知天天吃雞汁,胃病越來越嚴重,後來戚居士到了上海,住在朋友家。

有一天的清早,他感覺無聊,隨手在書架上拿到一本經書,裡面有唐朝丞相裴休的一篇序文。他想,這樣有學問的丞相尚且信佛,我是什麼人,可以不信佛嗎?從此之後,他發心研究佛經,念佛吃素,不喝雞湯也不吃什麼藥,胃病反倒好了。後來在朝禮普陀時,皈依了印光大師,法名智周。

從印光大師的書信中,我們可看到大師不貪供養,一心弘揚淨土的悲心。

民國九年,戚居士托光順法師給印光大師帶去夏布和蓮子。印光大師回信說:「光順師已將你的來信和夏布、蓮子交給了我,說你已住在他廟裡。你也不是經濟很寬裕的人,何必效法世俗人情?你我以道相交,應當直道而行。既然你已經寄來,我會為你修福。謝謝」。印光大師還勸戚則周居士,先學淨土,緩學楞嚴。印光大師並說:「你對淨土法門了解得還不透徹,應當研究淨土經典,解行並重,定要使自己沒有半點疑惑才行。楞嚴正脈暫且緩一緩。縱然親見如來藏妙真如性,也不能就此了生脫死。見性只是悟,不是證,悟得再高深,見思二惑不能一下子斷除,三界輪迴決定無法出離。反過來說,不懂楞嚴,卻能深信凈土,切願修行,決定往生極樂世界。倘若對淨土法門完全通達,再來研讀楞嚴等其他經論也不遲」。

第二年初,戚居士又托真如寺研慧法師給印光大師帶去書信和棉被墊一付。印光大師回信說:『智周慧鑒,昨日研慧師捎來你的信和棉被墊,居士情深,感激不已。不過我已經有被墊了,所以,將棉墊子以八元的價格轉賣給了別人,還有去年你給的夏布賣了九元,一共十七元,用作文鈔的助印款。過幾日文鈔印好後就給你寄來。我自己定了一百元錢的書,丁福保也定了五十元。我定的這一百元書,托張雲雷寄往各地結法緣,你的十七元也包含在一百元內,算我預訂的,這些錢可以請四十幾部文鈔。這四十幾部書,能有一、二個人閱讀後生起信心,依教奉行,所得的利益,比我自己受用這些供養的利益,要大得多。但願你不要說我不體諒人情,送來東西不用,還轉賣,請莫見怪。以後不要再寄衣物來,若念我一片誠懇,願你一心念佛,並隨緣教化身邊的人,比寄衣物給我要好得多了』。

戚居士發心出家,大師勸他安居家中修行,不要來普陀山。倘若一定要出家,請另禮高明知識。妻子病故後,戚居士到普陀山三聖堂,在真達和尚座下剃度出家,法名明道。不久他女兒來信說雙目失明了伸手不見五指。明道法師想回家把女兒送到杭州尼庵去。印光大師叫他給女兒寫信,勸她至誠念觀音聖號,不到一個月,明道法師的女兒就寫信來說眼睛痊癒了。

明道法師參加太虛法師主持的中國佛教總會,任常務理事。印光大師到報國閉關,他是報國寺的當家,負責弘化社流通事務。文鈔增廣本四冊面世後,大師決定今後無論何種文字,一概不留稿底,說是不浪費施主錢財,刺明人慧眼。於是,明道師安排人私下抄錄大師在報國寺期間的書信。之後大師避難來到靈岩山,抄錄者將書稿交給當家妙真師,得以流通發表。明道法師鞠躬盡瘁死而後已,為弘化事業付出畢生心血,也為印光大師的更多文稿得以面世起了積極的作用。

印光法師文鈔復戚智周居士書二、三

評論

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