弘一法師誓要北上弘法,只因夢參老和尚說了這句話 (夢參老和尚)

0
132

弘一法師誓要北上弘法,只因夢參老和尚說了這句話

(夢參老和尚)

有道友問我與弘一法師的因緣。今天就講講吧!

弘一法師,你們要知道他的性情,例如,有許多人向他求字,會求的人,一求就應,不會求的人,絕對不應。而我想求他的字我會向他說:「眾生無邊誓願度,煩惱無盡誓願斷,法門無量誓願學,佛道無上誓願成。老法師,我經常持誦這個偈子你老人家給我寫一個字吧!」我一說,他馬上就給我寫,不要你拿紙拿筆等,紙一鋪開就寫。

那時,我禮請弘一法師到青島湛山寺弘律的時候,也是要懂得法師的思惟邏輯。當時,我請法師北上,就請了半年。1937年初就去了,還沒過年去的,一直住到5月,他從未答應北上青島湛山寺,以身體不好等理由推托。來時,倓虛老法師曾告訴我,弘一法師如果不北上,你就回,寺里還需要你,有很多事情要做。

但我感覺到弘一法師請不來,同學,北方的同修們的願心不了,所以我就思惟怎樣能請得了法師?思惟後,我決定走。在我要走時就跟弘一法師告假:「老法師,您不去,我也沒辦法,法緣結不上,就算了,向您告假。」老法師說:「好啊,你早該走了。」我說:「老法師,在我走時想跟您請個法,可以嗎?」老法師說:「可以,你說吧。」我說:「《梵網經》教導我們,人家請法不說,犯不犯戒?」老法師說:「你這是什麼意思?」我回答:「沒有什麼意思,只是我不懂這個。因為我曾到處講經,人家請我,不答應人家,後來,我又懺悔,感覺不對嘛,我一直在想這個問題,所以還是請法師開示吧。」這一下真觸動老法師了。

當晚,他的侍者傳貫法師就找我,說是老法師要找我去他房間。我去了他就說:「給倓虛老法師打電報,說咱們後天就走。」我有點驚訝說:「後天走,來得及嗎?」他說:來得及,你不用管了,船票我都訂了。我聽了激動,也更奇怪了,退出法師房間後,就問侍者傳貫法師什麼時候訂的票?他說,老法師剛才給一位何居士打電話,讓他無論如何在後天找到船票。就這樣,弘一法師決定北上了啊。票也買到了,是到太原輪船的票,這麼一宣佈,所以學生都驚訝得很。走時老法師還帶了三個學生去。

弘一老法師有弘一老法師的個性,每一個法師都有個性,我是什麼個性?我最近好像沒有什麼個性,好像你們是什麼性,我就隨你們什麼性了。

弘一法師還有一個特點,他要是說什麼就隨他的意思,他不多講話的,我是瞭解他的個性,到了湛山寺,我就專責護持老法師,擔任外護。

有一次,佛教大護法朱子橋老將軍在湛山寺請老法師吃便齋,老法師就答應了。後朱將軍又請了青島市長沈鴻烈,沈市長說他是市長應是主人,就這樣本是朱將軍請老法師現又轉成是沈市長請了。把此事跟法師一說,結果他不去了。

老法師不去就寫了一首詩:「昨日曾將今日期,出門倚仗又思惟,為僧只合居山谷,國士筵中甚不宜。」我拿了條子先給倓老看,倓老又把此條交給朱將軍,朱將軍一看條高興得不得了。而沈市長看了就不高興啊。因為他不信佛,感覺一個市長請一個和尚吃一餐飯都請不動,所以就不高興了。後來朱將軍給與解釋才罷了。

好了,今天講弘一法師的故事就講到這了。大家慢慢去思惟吧!

轉載貼文

評論

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