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地藏王菩薩治癒內人靈感記】

0
695

【地藏王菩薩治癒內人靈感記】

作者:黃宗凱

緣我姓黃名字宗凱,住(台灣)雲林縣北港鎮博愛路一七七巷,洄溯—1961年9月間,內人郭淑貞突患重病,當時以為無關緊要,詎料該病,日益嚴重,雖經延醫診治,藥石罔效,甚至每日六小淨,亦無法下榻,呻吟床第,奄奄一息,令人焦急萬分,況我是一個公務員,抑且公務繁忙,如請假亦難再再,而家下祇有我倆二人,倘我上班,則乏人照料,隔壁鄰居,雖有時來幫忙者,然既病了四十餘天,往後日子,誰能常來照顧。

當此無可奈何下,猛然想起地藏王菩薩大誓願力,唯唸「地藏王菩薩本願經」,祈求菩薩護祐方可挽救生命,因此,旋即開始唸「地藏王菩薩本願經」,但本願經係上中下三卷,短時間內三卷是無法唸完的,原因尚顧病人湯藥,並自己三餐以及雜事等,所以分為上午唸一卷,下午時間長些唸兩卷,一共唸三日,庶可兼顧一切,但我當時為求病人早日康復,誠乃萬念俱息,專心一意唸經。

一天唸畢,第二天續唸,而唸至第三天下午四時許,已經唸完三部了,是時我正在閉目口唸南無地藏王菩薩聖號,方唸十餘分鐘之際,奇蹟出現了,竟見菩薩現身,可是祗看到菩薩之側身頭戴昆盧帽的比丘相,而面部係向室內望,似看病人的,但菩薩的慈容光彩煥發,而且肌膚細膩如脂,白裏透紅,可謂天上人間絕無此者,更奇的是我已屆天命之年,難免戴上厚厚的老花眼鏡,當地藏經唸畢,即已摘下眼鏡,就理而論,如無戴眼鏡,根本什麼都難看到,何也連菩薩腮上的毛孔點點亦能清晰?是時全身舒暢無比,當我正在凝賞菩薩慈容時,而室內拙荊聽無念佛之聲,以為是我打瞌睡了,其微弱聲音叫我「你是不是睡覺,明天再唸吧」,突被一喚,而菩薩的慈容消失矣,但其光輝仍在我心目中。遂將所見菩薩情形告訴內人,而他亦謂有通身清爽的感覺。

於是日復一日,病苦減去大半,自此睡眠安適,飲食亦有增加,病魔若失,此後漸漸起色,但他想要下床走動,為怕他重轍前病,屢勸弗聽,真的,未幾竟然脫體,全部復元。由此觀之,佛菩薩的靈感,實在是不可思議的。

現內子薙髮出家為尼業經年餘了,法名本慈,在當他匿身寺廟尚未落髮前,蓋我膝下猶虛,唯有與他相依為命,所以求他返家溫聚,同時拜託戚友奉勸,終難挽回,但渠為避免我時來打擾,復遁跡他寺,嗣經友人通知,我往見時,他已尼姑模樣了,斯時我肝腸寸斷,痛不欲生,後由該寺法師勸慰,悽涼之忱離開,是時我已退休,終日鬱鬱家下,實非筆楮所能形容也。

而我孽重,仍混跡人群之中浮沉,始至本年農曆三月間,方到台中市慈明寺,幸常接近寺內各法師及大德等,每日蒙受佛法薰陶,頓開茅塞,始知佛教偉大,佛法無邊,從佛法的立場,諦察人生,結論是一「苦」字。憶起當時本慈師之出家,而在今日言之,誠乃智慧之善舉的,以前我雖有拜佛,但與寺廟來往,可說非常鮮少,茲既有機會能親近善知識聞法學道真理的良機,真是光明大道,把握時機,絕不肯輕易錯失的,今後希冀我們同參者,放下一切惡緣,共同修證,同登極樂國土,是所厚望焉。

不慧學人 黃宗凱於1973年8月識于台中慈明寺

評論

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