宋朝兩大名將果報兩重天:一個子孫發達,一個世世做豬

0
2733

宋朝兩大名將果報兩重天:一個子孫發達,一個世世做豬

曹彬與曹翰,都是宋朝初年的大將,他們因為心地和行為不同,結果有天淵之別。大將曹彬因為仁慈愛民,積下陰德,所以子孫都很顯達;而曹翰則殘暴嗜殺,罪孽深重,所以下場淒慘,死後做豬被殺,子孫流為乞丐。由此可見,善惡報應,昭然不爽。

曹彬統兵戒殺,高壽且子孫發達

曹彬是宋朝的一位開國大將,幫助宋太祖平定天下,頗有一番汗馬功勞。

有一天,曹彬遇見高士陳摶希夷先生,陳希夷是很有學問的人,善於相術,看了曹彬的相,對他說:「你的邊城骨隆起,印堂寬闊,目長光顯,必主早年富貴。所忌的是頤削口垂,沒有晚福,凡出兵作戰,宜開一面之網,或可培植一些晚福!」
曹彬聽了陳希夷的一番話,頗以為然。
起初曹彬帶兵攻蜀,佔領遂寧,他部下的將士都主張要屠城,曹彬嚴令禁止屠殺。士兵們擄獲了敵人的婦女,他下令辟室妥慎保護,絕對不許有姦淫非禮的行為。
到了戰事停止以後,對於有家可歸的婦女,給資遣回;無家可歸的婦女,也都替她們備禮擇配嫁人。因此民眾們都很感謝曹公的德政。
後來曹彬奉命征伐江南,因不忍生靈塗炭,假病不肯就職。同僚的武將們都紛紛去問候他的疾病,曹彬對問疾的將士們說:「我的疾病,決不是吃藥能夠治癒,只要你們各人誠心誠意的自己發誓,攻克江南之日,決不妄殺一人,那麼我的疾病就可痊癒了。」
許多將士們聽了曹彬的話,大家對天焚香為誓,攻克江南之日,相戒不許妄殺一人。哪知這竟爭取了江南的人心,民眾們都簞食壺槳以迎王師,不以武力克復江南,保全了千千萬萬的人命。

勝利凱旋,曹彬又與陳摶相遇,陳摶對他說:「數年前我看你的相,頤削口垂,那時我認定你沒有晚福。可是現在你的相已改變,口角頤豐,金光聚耀於面目鬚眉,必能增祿延壽,後福無量。」

曹彬問:「怎樣叫做金光呢?」
陳摶答:「金光就是德光,其色如紫光晃亮。人若陰德有感,面現金光,眉現彩光,目現神光,發現毫光,色現祥光。其氣外明而內徹,不獨增壽,當蔭子孫遠福。」
果然不出陳希夷的預言,曹彬晚景甚佳,享高壽而卒,追封濟陽郡王。兒子共有九人,長兒瑋、次兒琮、三兒璨,都是一代名將,幼兒也追封王爵,子子孫孫昌盛無比。
《歷史感應統紀》如此贊嘆曹彬雲:「其示病也,正如維摩詰經所謂,因眾生病,是故我病,一切眾生疾療,我疾乃療,存心仁厚如此。古稱三世為將,道家所忌,若彬之為將,正可廣作功德,何忌焉!」

曹翰屠城,世世作豬,子孫多為乞丐

曹翰是宋朝初年的武將,他曾帶兵圍攻江州四月,活捉指揮胡則,把胡則殺了以後,又縱兵屠城,肆意燒殺,擄掠民間財寶,良民被殺者不計其數。

曹翰死後不久,子孫大多流為乞丐。與曹翰相反,當時的大將曹彬因為仁慈愛民,所以子孫都很顯達。由此可見,善惡報應,昭然不爽。

至於曹翰本人,死後又有什麼遭遇?根據《現果隨錄》記載——明朝萬曆年間,蘇州人劉錫元出任貴州地方的考試官,途經湖廣之時,夢見一個人對他說:

「我是宋朝將領曹翰,過去供養法師一頓齋飯,又聽過半天經,因為有這樣的善因,到宋朝才當了將軍。我因為攻打江州時,對城裡軍民實施大屠殺。因為殺業太重,我就生生世世投胎做豬,明天你見到第一隻受宰殺的豬就是我。我和你有緣分,得以在此相遇,請你救我一命。」

劉錫元從夢中驚醒,發現這裡果然是屠宰場。天明以後,屠宰場內抬出一隻豬來,豬的叫聲震動遠近。劉錫元就出錢買下這一頭豬,把它豢養在放生堂。只要有人對此豬喊一聲「曹翰」,它就昂頭答應。許多經過此地的人,都曾親眼見過、親耳聽過。

《歷史感應統紀》編撰者評論說:

「歷史書上記載,曹彬子孫發達榮耀,曹翰子孫做了乞丐,因果報應一點不差,但這僅是現世花報。曹翰本身的惡果,是生生世世都做豬。唉!眾生在六道中或高昇或墮落,其原因在人的一個心念中的仁愛與不仁愛罷了,人們怎可以不謹慎!
「另外,曹翰因供一頓齋飯、聽半天經,有這點善因就當了將軍,這一點足以證明佛法的不可思議。曹翰當了將軍,因為攻城,廣造殺業,而生生世世做了豬,說明福大權大最易墮入惡道。世上貪享富貴、誹謗修行的人,可以作為前車之鑒。」
出自《歷史感應統記》《現果隨錄》

評論

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