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冥界最真实的声音

0
606

来自冥界最真实的声音

提示:顯感利冥錄,是冥界的白城隍和關帝公與諦閑法師的對話。在倓虛法師的《影塵回憶錄》中也有記載。諦閑法師和倓虛法師都是民國時期的大德高僧,所以其真實性毋庸置疑。文章又是由冥界的眾生親自述說,所以,實在是我們瞭解冥界最可靠,又稀有難得第一手資料。本文乃慕藏推薦並翻譯(白話)。

慕藏按:我把倓虛法師在影塵回憶錄中,對這件事情的記載加為前言。這樣能讓讀者知道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,方便讀者理解。

前言

我再舉一件與印光大師同時的公案,民國七(一九一八)年,諦閑大師在北平講經(以下接錄倓虛大師《影塵回憶錄》)『那時正趕上北京的乩壇很盛,有一位姓白的白城隍,在西城琉璃胡同錢宅降壇,自言每天到法會去聽經,其中有聽不懂的地方,擬請諦老親自到壇上問一問、談一談。起初諦老去不去還在猶豫,若以我(倓虛法師自稱)的意見,那都是外道門,可以不去。但仁山法師以好奇的心理,無論如何,要慫恿諦老去,我在諦老跟前得算資格淺的人,戒蓮更不用提,最後也沒攔擋住,諦老就去了。

到那裡在乩壇裡用乩筆與諦老談話,非常客氣,一見面把諦老讚揚了一頓,並自稱每天晚上率領許多鬼魂去聽經,維護道場,其中已有許多鬼魂聞經聽法,受到度化。後來又陳述他部下那些業障重的餓鬼之苦,問教濟之法。諦老說:每年七月十五日觀宗寺辦盂蘭法會,晚上放焰口,用觀想力量,救拔一切餓鬼,不知能遠及北方否?白城隍聽到這話很歡喜,很感謝:說是諦老的觀想力量很相應,一定能達到。白城隍臨壇講話之後,不一會,關聖帝君又臨壇。因為他的神力大,恐怕扶乩的人撐不住,說話時候,讓白城隍從中傳達。他也很客氣,稱諦老為先進,諦老不敢當,也稱他為先進。彼此客氣的談了一會話,隨又談到他在玉泉山顯聖,和他顯神通修廟的事。末了關聖帝君還對諦老說:以後不論在何處講經辦道場,都要去擁護。不一會周將軍(倉)也臨壇,他開首就問:我自東吳遇難之後,每過七天,身上就痛苦一次,能不能想一個好的法子,把我這痛苦來解除?諦老答覆他的意思大概是說:這是由妄想而成,若能以定的工夫,把妄想滌除;再能常發慚愧心,發懺悔心,把自己的宿業完全懺淨,這樣痛苦自然會消滅了。說完這話,還與他受戒說法。徐蔚如居士把這事記成一本顯感利冥錄。』

顯感利冥錄正文

戊午年夏天。旅京的諸位居士延請浙江縣觀宗寺的諦閑老法師來京,宣講圓覺了義經。舊曆五月廿四日,北京的都城隍白公得知此事,降乩於西城小沙鍋胡同,錢叔陵居士的家,記錄如下:

乩雲:諦閑老法師,一直無暇與之一談,十分遺憾。頃其所言,哪怕是一個字,我都實在不敢當,不過是請諦閑老法師來問些我不懂的問題而已,理應賜教。怎奈因為諸多不便,諸公相請時,請代為道歉。我只怕我沒這個緣分哪。

問:準備定在下星期日,可否。

乩雲:可以。不必驚動太多人,恐怕大師太過勞累,精神有所不及。大師白天書寫,夜間說法,你們婉言協商。如果有別的事,不能蒞臨,也就罷了。大師我非常欽佩,這次可惜我為俗務羈絆,未能親蒞經壇,聆聽法音。你們真幸福,羡慕羡慕。凡夫的一切議論,我佛都已經說到了,可惜我未能盡讀諸經。我正為此事犯難呢!我所想問的,也不外乎經卷中所不明白的而已。如果大師不能來,我就寫出來,請諸公代問。鬼神界能修行的很少,究竟陰世中哪經為最有力?還是須要再入陽世,才能至極樂世界?鬼之苦,你們沒有親見。我終日如坐愁城,沒有好辦法令他們覺醒。奉勸諸位,當此大好人生,不要錯失良機,墮入鬼趣,悔之晚矣。墮入鬼趣以後,能反省的,從古至今,屈指可數。我終日持佛號,已經有十多年了,毫無進步,因此我想,人世應該是修行的捷徑,然而又信疑參半,所以這也是我想問的問題之一。世間庸庸碌碌的人,做鬼後最苦。終日如有所失,茫茫無所歸,只有聽任孽風飄蕩。淫欲重的人,死後受自己的欲火焚燒,近二十年來,這種鬼特別多,焦頭爛額,慘不忍睹。貪欲重的人,受寒冰之罪,因此,所到之處,無不是冰天雪地。這樣的地獄,不只一處。貪婪為什麼要受此報,我也未能明瞭,這也是我要問的。橫死的人,處境非常苦,又難以超生,不知道為什麼。(按:以上這些問題,星期日,白公與師問答時,並沒有問。所以師也沒詳細解答)。

舊曆五月二十九日,即星期日下午二時,白公再降乩于錢居士家,記錄如下:

乩雲:今日蒙大師蒞臨,為神鬼界開廣大方便法門,感激不以。今日關聖蒞壇,諸公應當肅穆。大約關聖雖然蒞臨,但未必臨壇,到時候我會通知的。諸公可以三跪九叩,容我稍息,以淨遊思。大師大約稍後就到了。

三時,諦師到。

乩雲:大師光臨,為鬼神界開廣大方便法門,感激之至。我當代諸神頂禮。關聖車駕已到,諸公行禮。關聖諭:大禪師惠及幽冥,令我叩謝。諸公稍安,以聆聽大師的法音。

師雲:山僧慚愧,自無道德,不敢親近白公。今承蒙白公召請,不得不來。佛法遍於十界,為幽冥界廣開方便,為我佛道當然之事。

經雲:應觀法界性,一切唯心造。佛說上下法,唯是一心作。心生,則種種法生,心滅,則種種法滅。佛所說的心,就在於我們一念放下,放得乾乾淨淨,然後心的真面目,才得以現前。一念起時,則萬法森然;不念不起,則萬法寂然。三界之內,六道眾生,皆由業造。不過業有輕重而已。天界善業居多,冥界惡業居多。惡業,都是由塵想而有。眾生誤把妄想當作真心,不知道這是最初的一念根本無明,由此而生種種感,造種種業,受種種苦。

然而心能造業,心能轉業,因欲超生界,都必須以悟心為本。但‘悟心’二字,鬼道比人道要難。人道業輕心靈,鬼則業重,不能直下開通。由此當知,信為最要。為什麼呢?信為功德之母,入道之門。所以,道這個字,就是我們現前一念不生不滅的心。先從信字入門,由信而悟心,明白萬法皆由心生,自然不起惑造業。這不生不滅的心,華嚴稱為一真法界,法華稱為一乘因果,也就是山僧所講的《圓覺經》中之大圓覺海。這個理很高,恐怕冥界難以領會,惟有宏宣淨土法門為妙。

白公念佛已久,聽說十餘年來,難得進步。要知道,念佛重在發願。若無清淨的大願,不能感動彌陀來接引。更要運以大悲心,為什麼呢?眾生障重,依自力不能度脫。所以,須要帶業往生,見佛聞法,得悟無生忍之後,才能乘大願船,廣度含靈。所以求生淨土為的是這件事。有此大願,才能與彌陀願海相應,才能往生。尤其須要先悟‘不二之旨’。為什麼呢?極樂西方,不離我們現前的一念。娑婆東土,也在一念之中。一念淨則生淨土,一念穢則生娑婆。切不可誤認塵想以為真心。眾生之所以苦,全在於真妄二心分辨不清。要知道,一念不生,即是真;不念不覺,即是妄。妄心無體,以真心為體,真妄相隔,只絲毫間。

白公應當發廣大心,行菩提道,正好可以在幽冥界廣勸念佛。念佛要在發願,不知道白公往生之願肯切與否。懇切則沒有不生極樂的。山僧今天既然來了,白公有何境界,不妨彼此討論。

乩雲:承蒙開示,修淨土當以發廣大願為最要緊。我的毛病正在於此,生前直到今天,沒遇到良師益友,所以蹉跎至今。今蒙大師為神鬼說法,頓開愚蒙。討論一層,萬不敢當。但鬼有沒有知道自己是虛妄所造的,我不能得知。勸令誦佛一事,至今能行的,廖廖無幾。再有餓鬼道,其苦非常,實在不忍心坐視不管。有沒有方便,能令他們得一個飽呢?願大師大開方便之門,不勝待命之至。

師雲:鬼界最初作業,皆由一念慳貪,迷失了自己的心源。要想讓他們一下就了妄歸真,本來就不容易。然而,以白公的道德,先應該教他們知道苦。鬼界雖苦,卻仍然不知道苦的由來。苦是由集來的。我佛四諦法中,教眾生先斷集諦。餓鬼今天的苦果,一定是先有其苦因的。應該從根本解決,先除慳貪。請白公讓他們知道苦而厭離鬼道,一心念佛,求離鬼趣,往生淨土。而淨土的宗要,全在發願。一人發願一人生,十人發願十人生。眾生的願力如長流之水,彌陀的願力如汪洋大海。天天長流不息,哪有不能到海之理。

至於餓鬼,要令其得飽,須知有如是因,感如是果。以白公一人的願力,不能拔濟他們的苦。如盂蘭盆經,目連尊者的母親墮入餓鬼道中,尊者以天眼通看見,以飯進食,目母左手執缽,右手遮擋,以防其他餓鬼奪食。而飯到口邊,化為火炭,自己也吃不得了。直至此時,慳貪之念還在,怎麼能超拔呢!目連看到後,哭著問佛,佛說,你母親罪根深結,不是你一人之力可以得度的,必須仗十方三寶威神及大德僧伽之力,才能度脫。當於七月十五,佛歡喜日,僧自恣日,設盂蘭盆供。目連如法修供,他母親就于這一天得脫餓鬼之苦。餓鬼業重,山僧無德,很慚愧,沒有什麼方便,只是以慈憫心來攝受,定在七月間,在寧波觀宗寺,講盂蘭盆經,七月十三十四十五三日設供,請白公先開導他們,等到七月初九日,山僧講經的時候,當用觀想的力量,令餓鬼都入山門,讓他們能得一飽。不知道這個方法能不能救濟他們。還請白公見諒。

乩雲:剛才聽大師一席話,為我幽冥放大光明。現在餓鬼中,歡躍鼓舞,頂禮大師的不可勝計。大師能再為他們開盂蘭大會,應該能超拔不少,功德無量。還有一事,凡是發願的人,功德似乎也不可少,就我所知道的而言,臨壇一事,對於修行是否有障礙呢?願大師為臨壇的諸神說法。

師雲:發願一事,的確要緊。如果說似乎不可少,這其中還是摻雜著懷疑。倘若有些微的疑心,就不能感應道交。白公不可不知。

臨壇是極好的事情。因為陰陽二界,對面如隔山。諸位尊神能指示凡夫,其功德不可思議。但山僧向來對於臨壇不太相信,為什麼呢?因為不正的神鬼臨壇,往往會惑亂愚夫愚婦,反而不好。如果是白公,則真真實實,正知正見,感發大眾。現在京城中,因為白公臨壇而發心向道的有不少。所以山僧極為佩服。還請白公多多臨壇為妙。這次由南方來,聞某處有濟公臨壇,所說的話很難令人相信。濟祖是阿羅漢,見思惑已盡,絕對不會做這樣的事情。即使是遊戲神通,也不能天天臨壇。不知道某會臨壇的是不是濟祖。請明示。

乩雲:承蒙大師開示,發願不可稍有疑意,我一定謹記此話。某處的乩壇是靈鬼附乩。要知道,靈鬼即是魔道。我此後當發願驅除這些鬼。

大師已疲倦,請休息片刻。稍後,關聖還有想叩問的事情。

乩又雲:關聖因諸位不認識‘乩書’,命我代筆。以下均照關聖所說的記錄。

師雲:關聖是智者大師的弟子,是先覺。山僧乃是智者大師的嫡孫,是後覺。夫子有何見教。

乩雲:關某現在執掌誅戮之權,很久以來就想脫離天神之苦,皈依我佛。然而,因為誅戮甚多,未能忍心令他們不得超生。所以至今也沒忍心獨證聖果。想將他們超拔盡淨,然而又不知道用什麼方法可以讓他們超脫,望師明白地予以指示。

師雲:夫子一片苦心,山僧早已知曉。但要想讓他們超脫盡淨,山僧也不敢盡情吐露。為什麼呢?佛力不可思議,眾生的業力也不可思議。眾生的業如果有相,遍虛空界不能容受,佛也無可奈何。既然夫子垂問,山僧只能盡心以答。

諸佛的法門無量,惟獨淨土一法,最為宏開方便。然而眾生至今還不能盡淨。普賢菩薩說,虛空無盡,眾生無盡,我願亦無盡。現在要想超拔盡淨,而不忍心獨自證果,這是夫子的大願。但是必須要讓他們自悟自修,心空則法空,識淨則苦淨。古大德說:“若欲懺悔者,端坐念實相,眾罪如霜露,慧自能銷除。”此後,希望夫子以這份廣大心,廣大願,廣大行,勸他們發願念佛。淨土的功德不可思議。以此不可思議之法,開導他們。如果真能受持,以後逐漸地就可以超拔了。盡未來際,他們未盡,夫子的願力就無盡;他們已盡,夫子的願力才盡。不但夫子的願是如此,山僧的願也是如此。

乩雲:關某當遵師言。

乩又雲:周將軍問,為什麼我至今還能記憶畢命時的痛苦。請大師為將軍說法。

師雲:這是妄想。由於這份‘堅固妄想’的執持,所以還有這樣的境況現前。將軍怎麼還沒出離這份苦呢!將軍親近夫子千數百年了,這個道理怎麼還沒明白!山僧之前不是說了嗎,心空法空。望將軍從今以後,如果有苦境現前,只須一念不生,看他苦能從哪來!

你就想:“我的苦境,是自生的呢,還是他生的,是自他同生呢,還是自他不同生的?要知道,心本無生,苦從何有。因緣和合,才會有生。既然是因緣和合,就不是自生的。如果是他生的,與我何干!如果是自他共生的,那麼,是自他都能生呢,還是自他都不能生呢?如果都能生,那麼不共也能生,為什麼還非得共生呢。如果都不能生,那麼共也不能生。譬如,沙不能生油,不但一粒沙不能生油,多沙粒也不能生油。如果不是自他共生。若是由虛空生的,虛空怎麼能生將軍之苦呢!所以,又不是自他不共生。請將軍以後參這四句話,參到一念不生,不但痛苦能除去,就是無量劫來的苦,也能一齊脫落。將軍的樂何可窮極!

乩雲:千載疑團,被師一言道破,感激無涯,周倉頓首。

乩又雲:今日勞大師為幽冥放大光明,不只我一人身受其益,我應當為諸神鬼叩謝。大師還有道場,不敢久勞,關聖的車駕已經開拔。諸神也散了。諸位何不致敬。今天我的事已經辦完了,可以和諸位去經場,聆聽大師的法音。稍休。

二十四日說要問的問題,星期日,白公與師問答時,因為沒有問,所以師也沒有詳細解答。今天請師補答。記錄如下:

持名的功德,如果不發願回向淨土,仍然是人天的上品之因。白公因為持佛號多年,沒見進步,所以會想,人世為修行的捷徑。然而,如果不發願往生,莊嚴淨土,即使在人世散心持名,也沒見得有多大效力。所以,淨宗注重發願。彌陀經要解上說:“得生與否,全憑信願之有無。”如果沒有信願,縱使持至一心不亂,風吹不入,雨打不進,如同銀牆鐵壁似的,也沒有往生的道理。修淨業人不可不知。凡世中庸庸碌碌的人,雖然沒有大惡,也沒有大善。既然沒有大善,就沒有什麼福,無福拿什麼來攝持其心呢!有慧無福,就像風中的殘燭。何況庸庸之人福慧全無,怎麼能不被他的孽風所飄蕩呢!經雲:“業識茫茫,無本可據。”真是如此啊!

火有三種,一、煩惱火,就是說,欲念重的人,周身發熱,就像烏芻瑟摩說的那樣。(按:楞嚴經卷五,烏芻瑟摩白佛言:“我常先憶久遠劫前,性多貪欲,有佛出世,名曰空王,說多淫人,成猛火聚。)二、業火。如寶蓮香比丘尼。(按:楞嚴經卷八雲,如寶蓮香比丘尼,持菩薩戒私行淫欲,妄言,行淫非殺非偷,無有業報。發是語已,先於女根生大猛火,後於節節,猛火燒燃,墮無間獄。)三、果報火,如白公所見的鬼那樣。因為淫屬火,所以,此業重的人,墮地獄中,自然感得鐵床銅柱之報。所謂因惑造業,因業招報。貪屬水,貪重則水積寒成冰,因此,所到之處,冰水隨身,這就是所謂的寒冰地獄。那些吒吒波波羅羅,都是寒冰的苦聲。(按:案楞嚴經卷八雲,循造惡業,雖則自招,眾同分中,兼有元地。阿難,此等皆是彼諸眾生自業所感,造十習因,受六交報。雲何十因,阿難,一者淫習交接,發於相磨,研磨不休,如是故有大猛火光,於中發動,如人以手自相摩觸,暖相現前。二習相然,故有鐵床銅柱諸事。是故十方一切如來,色目行淫,同名欲火。菩薩見欲,如避火坑。二者貪習交計,發於相吸。吸攬不止,如是故有積寒堅冰,於中凍冽。如人以口吸縮風氣,有冷觸生。二習相陵,故有吒吒波波羅羅青赤白蓮寒冰等事。是故十方一切如來,色目多求,同名貪水。菩薩見貪,如避瘴海。)

橫死的人,喪於非命,是不正而死的。正死尚且痛苦,何況不正而死呢。他們之所以更苦,可想而知了。

這足以證明地獄無根,自作自受。因必招果,果必隨因,真是纖毫不忒啊!

敬視 關聖帝君 暨都城隍白公與 諦閑大師問答全文 因此而知神聖尚且皈依我佛,我們凡夫則更應該及時念佛,以免身後在幽冥界中受無量痛苦。如果耽誤了時光,死斯將近的時候,想念也氣力不足,不念還要受種種痛苦,呼天天不應 ,悔恨就晚了。

陸梅叟 謹啟

顯感利冥錄終

評論

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