袈裟繫著的母愛:淨空法師和母親有個約定!

0
154

袈裟繫著的母愛:淨空法師和母親有個約定!

淨空老法師俗名徐業鴻,1927年出生於安徽廬江。上世紀那個兵荒馬亂的40年代,年幼的業鴻隨著父母顛沛流離,在艱苦的環境下求學,從安徽老家到福建建甌,再到貴州,最後在南京市立第一中學就讀。

1947年在國民黨任職的父親去世以後,家無恆產。1949年僅22歲的淨空法師不得已隨軍赴台,從此含淚與母親馬氏、弟弟徐業華失散隔絕。

《兩岸淺淺的海峽,這一隔離就是36年。》

海峽的這一頭,是徐母嘔心瀝血、吃盡苦頭,弟弟業華得以復旦大學畢業,可是母親心頭放不下海外杳無音信、生死未卜的大兒子。而那一頭他多年獨自漂泊海外,如今已經捨俗出家,儼然成為一位頗有成就的講經大法師。

而老母親日盼夜盼,終於等到了大陸改革開放,海峽兩岸打破了不交流的堅冰!淨空法師多方聯繫,得知了母親和弟弟的近況。便排除萬難,寫了家書邀請當時年邁的母親到香港相見。

法師在講經時說,「我到上海去看她,不如請她來香港。她難得機會出來,這樣看看外面散散心,這和我去回去看她不一樣。」 法師的愛母之心、用心之細實令人動容。

1981年,徐母有一天突然接到大兒子的家書,喜不自勝地展開信箋,卻看到剃发出家的兒子的照片,萬般酸楚湧上心頭,想兒子,盼兒子,不料盼到的卻是一個和尚。
母親猜想兒子漂流海外,吃了多少苦頭,可能不得已出了家。父母之心,即便兒子變成了和尚,也渴望見到兒子的真面!

1984年,淨空法師應邀到香港弘法,徐母得上海市政府的關懷,終於有了香港講經堂的母子會。

母子離別30餘年後,那一天徐母下了火車直接被迎接到經堂。淨空法師正在席上講經,徐母就在坐下來聽完兒子講經。淨空法師講經畢,從講席上步下,合掌迎向母親,神情依舊恭謹而泰然。

徐母幾十年來的擔憂在聽完兒子的一堂講經後煙消雲散,他知道朝思暮想的兒子不是落魄出家,而是有大願的一代佛教宗師。她心情平靜地對淨空法師說:「兒啊!我天天想你呀!」

淨空法師卻回答80歲高齡的母親說:

「不要想我,要想阿彌陀佛!黃泉路上,親人之間都不相識。只有在西方極樂世界,我們才可以天天見面。」

徐母似有所悟。而誰知道,淨空法師這簡單一句話卻是自己這幾十年來修學佛法的最大心得!

《母親喜歡吃魚》

徐母寄住在香港,法師問母親喜歡吃什麼?得知母親喜歡吃魚的孝子淨空法師,似乎還記得過去父親因為打獵殺生而驚狂喪命。

雖然在佛教道場,但是他並沒有勸母親吃素,他知道母親苦了一輩子,又剛從「十年浩劫」中度過。他毅然應允居士到菜市場買三淨肉,每餐做一道魚單獨放在母親面前,大家則吃素如故。

母親吃久了,感覺到了一絲愧意,法師這才告訴母親自己吃素已經幾十年,老夫人動容了。

徐母在香港住了十天,回家之後便下定決心,茹素念佛!

世間孝子不少,這麼有耐心的卻不多!

《夕陽無限好:淨空法師和母親的約定》

身為出家人的淨空法師沒有拿金錢供養母親,而是送了一張佛像和一串佛珠給即將離別的母親,希望老夫人不要忘記念佛,一定不要忘記一起去極樂世界的約定。

老夫人回到上海以後,淨空法師常常憶念母親,寄去自己的講經資料讓弟弟復講給母親聽。老夫人聽後心中總是很歡喜,念佛不間斷。

其後淨空法師雖三次回大陸訪問,叵耐法務繁重,沒有一次能夠看看母親,常念母恩的法師把老夫人的照片掛在講經席的對面,每天都能看見。

1994年春天,馬蘊淑老居士告訴小兒媳「我看到阿彌陀佛」了,二十天後又告訴兒媳:「明年春天我就要走。」

1995年4、5月間,淨空法師就急忙專門從美國快件寄給弟弟《飭終須知》一書,書本上親自用紅筆硃批,意在告知弟弟母親往生前後應注意的事項。

不久,1995年5月29日下午4時3刻,馬蘊淑老居士預知時至把時間告訴兒媳,安詳健康地往生,享年90歲,荼毘後五色舍利子舍利花撿出許多。

這究竟是母子連心,還是神通呢?我們凡夫不得而知。但是淨空法師勸母念佛,對俗家母親孝心純篤恐怕可以「通於神明,光於四海」了!

評論

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