韋陀菩薩說:你一念真心的懺悔,就超過了八萬大劫

0
1225

韋陀菩薩說:你一念真心的懺悔,就超過了八萬大劫

宣化上人

弟子:師父,弟子有一個問題?就是人的智慧現了,就好像大學畢業這樣子。弟子的問題就是,釋迦牟尼佛就修了三個大劫,這麼長的時間才成佛,這個時間表是不是固定的?

或是人,一生如果盡他所有的力量來修行,消滅他的業障,會不會更快地見到他的本來面目,就是證得佛的智慧?還是一定要等到萬德具備?這是弟子的問題,也是一個比喻,就是需要那個修行的時間,才可以開智慧,開悟?

上人:你有沒有聽過高峰妙禪師那個公案?

弟子:高峰妙禪師,就是那個生人面瘡的?

上人:不是。是那個在西天目倒掛蓮花那兒坐著,睡著掉下去,有一個菩薩又把他托上去。

弟子:聽過了。

上人:聽過了。你知道那個果佑講的,不知道他講的是不是和我講的一樣?但是,那個大意是會一樣的。那個就是答復你這種問題。你不記得嗎?

弟子:嗯!要想一想。

上人:這個韋陀菩薩說,「你這麼貢高我慢,我八萬大劫都不護你法了。」

為什麼要這麼說呢?有沒有這麼說?(弟子:喔!說的那個。以後高峰妙禪師就懺悔,韋陀菩薩就……。)

他又掉下去了,韋陀菩薩又把他托上來。他又問:「你說八萬大劫不護我的法,為什麼你現在又來救我呢?」

韋陀菩薩怎麼說的?(弟子:韋陀菩薩說,「這麼貢高我慢心的人,是有很多很多;可是如果你要是誠心地懺悔,一念的懺悔,就再護你的法。」)

不是「如果」,是「因為」。「如果」,那一種語氣,那是還沒有懺悔;「因為」,這是個決定詞,因為你懺悔了。

「如果」你懺悔,那是還沒有懺悔,是不是啊?(弟子:是的。)因為你懺悔了,所以超過八萬大劫了,已經超過了。

他沒有那麼說嗎?(弟子:喔!大概說了,弟子忘記了。)那麼這個問題你現在懂了沒有?

弟子:弟子明白了。

上人:你可以對大家講一講,因為你講的是中文,他們聽不懂。

弟子:好的,……。

上人:他生慚愧心,你聽這兒,這個很要緊很要緊,你要說清楚。

弟子:好。

上人:韋陀菩薩不是說不護他法嗎?他就哭起來了,哭得好像睡覺似地什麼都忘了;忽然間又好像睡覺醒來似地,說,「喔!韋陀菩薩護我的法,以前我也不知道他護我的法,我一樣修行啊;現在他不護我的法,我就不修行了嗎?還是應該修行啊!」於是他還是照常在那兒打坐;坐著,時間一久了,他又睡著了。

你要說明瞭他睡著才掉下去;他沒睡著,他掉下去幹什麼?他因為睡著了,又從倒掛蓮花那個石頭;在那個上面好像倒掛著的一朵蓮花似的,上面大,底下小。

那個蓮花上面大,他在上面坐著,掉下去那一定死的。那不知道多深的﹗不止三千尺那麼高,不知多少尺。那麼他又在那坐著,又掉下去了,這才是事情發生的由來和理由。

那麼掉下去了,韋陀菩薩又來把他托上來他說,「喔!誰來護我的法?」

韋陀菩薩就說:「喔!我是韋陀。」「哦!」

他說:「老韋,你簡直打妄語啊?你也不守戒律;你也講大話了。」

韋陀菩薩說,「我沒有講大話;我沒有講妄語。」

「你沒有打妄語?你說你八萬大劫不護我的法了,現在你又來護我的法。」

韋陀菩薩說,「因為你一念的懺悔,你這個真心的懺悔,超過八萬大劫了,所以我再來護你的法。」

這個地方很要緊的,你看,字這麼一轉彎,你若說不清楚它,意思就完全沒有了。如果是一定的,那變成死法了,不是活法了,變成定法了:沒有定法的。

說釋迦牟尼佛修行三大阿僧祇劫,只不過是說這個三大阿僧祇劫不超出一念,一念就是三大阿僧祇劫。

你沒有聽《華嚴經》?你知道你修幾個大阿僧祇劫了?(弟子:不知道。)或者你修六個大阿僧祇劫。(弟子:或者沒有修。)

或著以前,也不知道是哪一個念「嗡嘛呢叭彌吽」的法師身上的一個蝨子。

轉載

評論

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