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道好還

0
1475

天道好還

(恒德) 明倫月刊

我們中國人,喜歡平安、吉祥,把一切吉祥、順利叫作福氣。尤其是在過年的時候,「招祥、納福」,「迎春、接福」,這些字眼兒隨處可見。那麼,福氣和吉祥是可以感召得到的嗎?是的,只要我們願意,人人都能召來吉祥,得到福氣。相信嗎?

在戰國的時候,秦國有個秦穆公,他有一天率領了大隊人馬,出外巡狩、打獵,到了晚上,就地結營停駐。隔天,點視車馬時,忽然發現走失了幾匹腳力很好的馬。就派人去追查。追到了歧山下,發現有三百多個野人,正聚集在那,分食著馬肉呢!追查的人,且不驚動他們,趕忙回報秦穆公,並且說:「如果君王您急速遣兵,一定可以全部抓拿住的。」秦穆公聽了,嘆息地說:「馬都已經死了,如果又為了死馬而殺人,那我的百姓豈不是會說我以畜為貴,卻輕賤人民的生命嗎?」於是就下令,找來軍隊帶著的美酒好幾甕,派人送到歧山下,向那三百個野人說:「國君說,吃了良馬肉而不飲酒,會傷身體。現在,君王要以美酒賜給你們。」

這些野人,叩頭拜謝,喝了酒,點點滴滴化為恩情,銘感秦穆公不殺,卻反而賜飲美酒的恩德,都想要有所報答。

後來,秦穆公攻打晉國,被圍困住了,正在危急不保的時候,忽然聽見有人高聲喊著:「不要傷害了我們的恩主」,一看,有三百多個野人,披散著頭髮,袒露著肩,腳穿草鞋,步行如飛,手中提著大砍刀,腰上繫著弓箭,所到之處,將晉兵亂砍,個個勇不可當。終於使秦穆公脫離險境。原來,這些人,就是吃了馬肉,受了美酒的野人,今天正是為報恩而來呢!

另外,我們也知道,因著一句:「不鳴則已,一鳴驚人」而激勵奮發的楚莊王。有一回大宴群臣。從日出到日落,興緻還不減。於是楚莊王就命人點起蠟燭,繼續斟酒、添菜。並且派他所寵愛的妃子許姬,向每一位大夫敬酒,眾人接受敬酒,都離席站著喝下。忽然,吹來一陣怪風,把廳堂上點的燭,都吹滅了。去取火的人,還沒有回來。這時席中有一人,看見許姬美貌,就暗中用手拉她的衣袖,許姬左袖被拉住了,就用右手扯那人的帽纓,帽纓被拉開,那人很驚懼的放手,許姬就拿著帽纓向莊王附耳報告說:「妾奉大王的命令,向百官敬酒,其中有一人很沒禮貌,竟然乘著燭光被風吹滅時,強拉我的衣袖,幸好我已拿得他的帽纓,大王何不令人取火,察看是什麼人?」

楚莊王急向掌燈的人說:「且慢點燭,我們今天的宴會,要和大家同歡,不要拘束,大家把帽子除下,不除下帽子,不夠盡興。」

於是百官都除下帽子,而後才點了蠟燭,竟不知牽許姬衣袖的,是什麼人。席散回宮,許姬向楚莊王表示:「不加追查,如何正上下的體制,嚴男女的分別呢?」楚莊王說:「這你有所不知,自古以來,君臣宴會享禮,酒不超過三杯。並且只在白天,沒有在夜晚的。今天我宴請群臣,日以繼夜,酒後狂態,是人情之常,我如果查罪下來,固然是顯彰了婦人的節操,但卻傷了國士的心,弄得群臣不歡而散,這不是寡人所願意的啊!」許姬聽了,很表示歎服,後人就稱這個宴會,叫做「絕纓會」。

後來,楚莊王伐鄭,有個人名叫唐狡,自願率領部下一百多人,先行一日,為三軍開路。唐狡捨身力戰,一關一關將敵軍打敗,讓楚莊王的軍隊,從楚境到鄭國,都不受一兵一卒的阻擋,也沒有一日的遲延。楚莊王想要厚賞唐狡,唐狡卻說:「臣早就受君王的厚賜了,那敢再受賞。」楚莊王再問,才知道,原來唐狡就是絕纓會上,強拉許姬衣袖的人。於是很感歎的說:「唉!假若我當初點明燭光,治罪下來,今天那能得到這麼一個效死力戰的人呢!」

秦穆公和楚莊王,都具有廣闊的胸襟和氣度,又因著仁慈得到身命的保障和事業的推展,這不是很大的福氣嗎?而不單是對他人仁德的施予能召感福報,即便是為人子女的,行孝道也能得到善報。

南北朝劉宋初年,有一個人名叫陳遺,是個極為孝順的人,他的母親喜好吃鍋巴。陳遺在江蘇吳縣擔任文書帳簿的工作。他常常隨身帶一口袋子。縣裏每次煮食,留有鍋巴,陳遺就收藏起來,等回家時,拿回去孝敬母親。後來遇到叛賊孫恩攻打吳縣,吳縣太守立刻派兵應戰。陳遺平日收集也聚集了好幾斗飯巴,還沒空回家省親。因著惦記著母親的心,就帶著從軍。在上海和敵軍作戰,敗陣下來,同行的人都四散奔走,逃亡於山澤中,多數都餓死了,陳遺卻因為有飯巴,而得以活命,當時的人,都認為這是行孝的善報。

俗話說:「天道好還」又說:「積善之家必有餘慶」,行孝道和仁慈寬厚的待人,都是高潔的品德。而恩惠、德澤召來的福善吉祥,又是多麼的神速而不爽啊!

轉載貼文

評論

評論